行业动态

华能新加坡项目:央企“走出去”的成功样本

来源:经济参考报 | 发布日期:2013-12-31 | 阅读次数:
 
头上蓝天白云,脚下绿草如茵,煤电厂寻不到一粒煤炭,烟囱上看不见一缕烟尘……这是在新加坡裕廊岛中国华能集团大士能源公司登布苏热电厂看到的情景。
“不仅在新加坡收购大士能源公司,还在这个环保标准非常高的国家成功开发了首个绿色煤电项目,华能集团了不起。”这是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副主任胡钰在参观登布苏热电厂后发出的感慨,他说,“华能新加坡项目,是中国央企‘走出去’的一个成功样本。”
收购大士:创中国发电企业最大海外并购
目前在新加坡发电市场占据21%份额的大士能源公司,原属新加坡政府全资控股公司淡马锡旗下的发电企业。20083月,华能集团以42.35亿新元(约合21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大士100%股权。
“此次收购不仅是华能最大一次海外收购,也是中国发电企业最大宗海外收购。”华能集团新闻中心主任陆文辉表示,当时淡马锡是面对国际市场公开招标竞购者,华能凭借自己在发电领域的专业化实力,击败日本、印度等5家国际竞争对手,成功胜出。
华能是中国最早实施国际化战略的国企之一。早在1994年,华能国际已在美国纽约公开上市,成为当时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资发电企业。特别是2000年以来,随着国内电力体制改革的深化,行业竞争日益加剧,优良电源点日渐稀少;同时,随着燃料成本持续上涨,受制于国内电价监管体制,发电企业赢利空间受限。在此背景下,华能进一步加大国际化步伐。
2004年,在获悉新加坡电力市场私有化改革的消息后,华能便开始对新加坡电力资产进行了全面考察,并对淡马锡旗下包括大士能源在内的三家发电公司资产处置情况进行持续关注。200710月,淡马锡正式启动电力资产出售,华能迅速出手,参与竞标。经过两轮激烈竞争,2008314日,华能与淡马锡签署收购大士能源协议书。
据了解,收购完成后,华能不仅全部留用了大士能源原有管理层,而且没有向新加坡派遣任何股东方管理人员,只是在国内成立了一个大士能源管理办公室,配备了精简的专职人员负责监控和管理涉及大士能源的有关工作,同时归口协调华能总部各部门对大士的业务指导和监管。
 “对于华能这种管理方式,当时外界多有质疑:这样能管好吗?会否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呢?事实上,大士能源以稳定的管理、丰厚的回报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华能国际大士项目负责人陈西透露说,过去六年,大士项目取得了远超预期的盈利水平,尤其是在国内市场燃料成本高企发电企业经营普遍陷入困境的2011年,华能新加坡投资当年的盈利成为华能国际保持整体盈利的支点。
华能收购大士能源,也受到新加坡方面的充分肯定。在淡马锡总部,一位媒体负责人表示:“我们非常高兴看到大士在加入华能以后对新加坡电力供应所做出的贡献,这表明淡马锡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新加坡能源管理局(EMA)副总裁杨奕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作为监管方,EMA对大士能源被华能收购后在电力供应上继续保持高度的可靠性和稳定性表示感谢。”
开发登布苏:在环保苛刻的国家上煤电项目
按照新加坡相关规定,为保证电力市场的竞争性,各发电主体特别是三大发电公司的发电装机规模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这对华能的国际化雄心带来挑战。但华能凭借着对发电行业的深刻理解,开始另辟蹊径,寻求在新加坡市场的新突破。
 “通过调研,华能发现,新加坡作为全球第三大石油炼化中心,其石化工业集中分布于裕廊岛。作为没有任何自然资源的城市国家,新加坡能源供应主要依靠来自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天然气,这使得裕廊岛面临着严峻的成本压力。”华能国际大士项目办负责人说,“据此,华能大士能源顺应新加坡政府能源供应多元化需求,提出在裕廊岛开发洁净煤混烧生物质发电项目——即登布苏项目。”
新加坡一方面没有任何煤炭发电经验,另一方面却拥有比欧洲还要严苛的环保要求。为打消民众和政府对燃煤方案的疑虑,同时实现降低发电成本和满足现行环保要求的双重目标,华能大士经多方考察研究后决定,登布苏项目采用循环流化床锅炉结合煤与生物质混烧的方案,即规划中的热电厂燃用低灰低硫煤和生物质(棕榈壳/木屑),从而满足排放标准。
据大士能源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林纲培介绍,作为一个规划总投资20亿新元(约合100亿元人民币)热电多联产项目,登布苏清洁发电方案在通过新加坡政府严格的环保审核的同时,还适应市场需求,提出了“一站式公用事业服务”理念,除了为园区内石化企业提供电力、蒸汽服务外,还提供包括淡化海水、高品质用水、污水处理等在内的一系列公共事业产品与服务。
“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直接关心下,登布苏项目于200911月正式启动。”林纲培说,项目全部建成后将具有160兆瓦发电能力、900/小时蒸汽供应能力、7000立方米/小时海水淡化能力,以及1000立方米/小时工业污水处理能力。2013227日,项目一期投入商业运行。
125日,在裕廊岛登布苏一期项目现场,停泊在码头的一艘封闭式货轮正在向电厂封闭煤筒仓里送煤,整个过程看不到一粒煤炭。耸立的烟囱看不见一缕烟尘,控制室屏幕上的排放数据显示,二氧化硫控制标准为514毫克/标准立方米,实际数据仅为100毫克/标准立方米;氮氧化物控制标准为550毫克/标准立方米,实际数据仅为200毫克/标准立方米;而在使用高效布袋除尘器后,颗粒物排放则被控制在12毫克/标准立方米以下。同时,全部灰渣实现了结晶化无害处理……
大士能源副总裁、登布苏项目总经理陈佳齐自豪地说:“作为新加坡第一座以煤为主要燃料的电厂,登布苏项目在近10个月的运行中,各类排放物指标均达到新加坡严格的环保标准。”
 “华能依靠自身在煤电领域世界领先的技术和经验,改变了新加坡电力发展的历史。”这是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能源化工署署长梁子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做出的评价。
华能野心:构建国际化经营管理平台
“收购大士能源是华能实施‘走出去’战略的一项成果,但并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华能有关人士透露说,“源于新加坡的特殊位置以及中西合璧的特殊文化背景,我们希望把大士能源建设成为华能今后面对世界的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华能既可以寻求更好的资产项目,同时也可以寻求更新的能源技术,参与更深的国际合作。”
据了解,基于上述考虑,华能收购大士一个重要目的是“学习”。华能集团总经理曹培玺指出,华能提出了“电为核心、煤为基础、金融支持、科技引领、产业协同,把华能建设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的战略定位,要实现“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的目标,就要“走出去”与“世界一流企业”合作,学习和积累自身国际化运营管理的经验。
作为原淡马锡旗下企业,大士公司拥有淡马锡独特的公司治理结构。华能保留其原有的公司治理结构(只是增加了两名来自华能的董事会成员),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学习其先进的机制设计,如母子公司的管控模式、企业内控制度建设等等。
同时,华能通过收购,还学习和探索出了一条国际化项目的融资管理模式。据介绍,华能收购大士能源实现了在境外收购中采取国际银团贷款模式进行无追索权的项目融资,大大降低了项目的投资风险和融资成本。利用贷款资金充分发挥财务杠杆效应,为提高华能资本金投资回报率奠定了基础。
“此外,华能收购大士能源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学习和掌握竞争性电力市场的运营经验。”华能新闻中心主任陆文辉表示,新加坡电力市场化改革起步虽然较晚,但却走在中国前面,他们电量交易完全实现了市场化。华能虽然没有向大士派出一名管理人员,但却在不断派出学习人员,特别是派出年富力强的业务骨干赴新加坡进行短期工作和在岗培训,培养了一批熟悉国际市场运行规则、具有国际化经营管理能力的专业人才队伍,这为华能参与未来国内电力市场化改革和竞争做好人才储备。